关于

同手不同腳

Last Part.


“怎麼了?”

“疼…”

“我看看”

男人彎下腰伸手撫摸女人隆起的肚皮

“動了?” 嘴唇緊抿,發出來的聲音溫柔似水 

“恩…剛剛踢了一腳” 

“孩子真調皮” 手指時不時的把玩女人柔軟的直髮尾,另一手緊貼著肚皮

“兒子像你嘛”

男人側頭吻了吻女人的唇,“女兒就像妳”,手指微微劃過唇口邊緣, "惹人疼”


這是他的老婆

圓滾滾的眼睛蘊藏著一道柔和的光芒

甜美的笑容總是能將他心中的煩躁一掃而空


他笑了

幸福就是這麼簡單

建立一個美滿的家庭,孩子不...

同手不同腳 30.

30.

Part four


崔少坐躺在病床上拿著蠟筆往畫本塗鴉

一道道紅橙黃綠的七彩虹橋慢慢浮出本上

經由窗外陽光的投射,更加炫麗奪目


男人三不五時會停下動作,抬眼去注意房門的動靜

每當等不到任何敲門聲,他總是會露出沮喪的神情

不多時,難以言喻的情緒被他堆疊在心底

藏著匿著不讓外人發現


叩叩叩

崔少看著眼前這扇門被打開

日光壟罩著門口的位置

待他看清來人的臉龐

暗罵自己為何不把門鎖起來


“你沒事吧”

權志龍唇口輕抿,眉頭微蹙,手裡捧著一束海芋

崔少硬著頭皮拉開標準式的微笑“沒事,就是胃不舒服,過來醫院住幾天”...

同手不同腳 30.

30.

Part three


嘟嘟嘟—

婇尼匆匆地從帆布袋掏出手機

瞥了眼來電顯示,隨後按下拒接


“怎麼不接電話?”

阿紅回過頭問

婇尼笑著搖頭,將手機扔回自己的帆布袋“反正沒什麼事”

阿紅遞上一杯溫開水“給妳”

“謝謝” 婇尼接過,輕抿兩口,一雙眼忍不住往牆上那一張張大型藝術照打轉

“要參觀嗎?” 阿紅索性主動邀請

“可以嗎?”

“當然”


婇尼一邊欣賞照片一邊問阿紅照片背後的概念

阿紅解釋完後問婇尼最鍾意哪一張照片

婇尼走到邊角,仰起頭微微笑“這一張”

那是一張極為普通的風景照

長無止盡的柏油路相連著淡...

同手不同腳 30.

30.

Part two


是誰醉了?

權志龍嗎?不,他的意識甚至比平日還要清晰

這個男人永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在說什麼,從不為誰迷失方向

婇尼呢?她寧可自己醉得一蹋糊塗

將那些不該問的這些不該聽的當成一個個肥皂泡泡

一吹就破,消失在空氣中,彷彿從未出現過


既然二人都十分清醒

那麼究竟是誰醉了?

原來是他


東醫生無語的望著病床上那一團大大鼓起的被窩

“嫌上次裝病不過癮,這次玩真的?”

躲在裡面的人連個反應都不給

“說吧,這次是為了誰?需不需要我幫你打電話?” 

他還是像個死人一動也不動的

東醫生等不到任何風吹草動,於是過...

同手不同腳 30.

後面那小段寫得不夠完整

所以更改一點點(但感覺沒什麼差,哈

本來是要來場床戲的,但...我還是選擇放過婇尼


30.

Part one


“老師”

耳邊收到一個小小的聲音訊號,男人匆匆抬起眼“嗯?”

祖兒坐躺在病床上望著那對無神的瞳孔與眼瞼上深沉的黑眼圈

“你又發呆了”

“是嗎?” 權志龍給她一個輕率的淺笑, “剛才說到哪裡?”

“說到註冊商標” 祖兒盯著他手裡那顆果皮被削去一半的蘋果

“嗯,差不多下周三就能出來” 權志龍垂頭,手繼續削蘋果“終於有自己的品牌了”

“老師,為什麼你看起來不是很開心?” 祖兒...

同手不同腳 29.

29.

Part four


權志龍被煙嗆得幾乎就要窒息

他打開車窗呼吸幾口新鮮空氣

試圖重新整理大腦的思路


“我在玩弄妳嗎?” 權志龍捫心自問“目前的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阿紅沒有一絲欣喜,手彈了彈煙灰“我們不如一次攤開來說清楚吧”

她丟下菸蒂,吁出一口重重的嘆息“從什麼時候開始認真的呢?”

權志龍望著她昏暗的輪廓,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時候對她動心的了

“愛情這個東西本就虛幻,說來就來,趁我不注意的時候鑽進了心裡頭”

“總之絕對不是在跟婇尼分手之前” 阿紅關掉暖氣,打開車窗“一開始,我們就像在比賽較勁,看誰先舉白旗投降,一切非關情愛,純粹...

同手不同腳 29.

29.

Part three


回廚房途中,崔少無意間看見那幅擱在房間牆角的古典油畫

對藝術異常敏感的他立刻停在這個約五坪大小的美術空間外

“那個….畫室現在有點亂” 婇尼誤以為他想進去參觀

崔少二話不說踏進房間,凝視那幅油畫裡往麥田奔跑的少女

“妳怎麼會有那幅畫?” 

“哪一幅?”

畫室堆滿好幾幅畫,地板或者牆邊角落,無處不是美術作品

婇尼一時還不曉得男人指的是哪一幅

崔少手指著前方“這個”

婇尼盯著那幅麥田少女想了一下“我也不曉得它會什麼會在這,記得是志龍放的”

崔少一聽瞳孔冒起無數顆火苗,花這麼多錢標下居然被當垃圾亂扔

“妳曉不曉得這幅畫值...

同手不同腳 29.

29.

Part two


阿紅告知權志龍大致情況後回到病房

走到病床邊望著已經醒過來的祖兒

她輕輕扶摸那冰冷的手背問

“醒了,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祖兒是在阿紅出去打電話的時候醒的

她睜著大大眼睛不知所以然的盯著頂上的日光燈

燈光照亮她那沒有血色的嘴唇與蒼白的臉孔


貨車雖然迎面急駛而來,不過好在祖兒緊急側身閃躲

這才逃過死劫,沒釀成慘不忍睹的大悲劇

因為有輕微的腦震盪,所以人還處於頭暈目眩的狀態

繃帶纏住她的額頭臉頰連接至下顎骨,此等模樣讓她看起來極為淒慘

不過傷勢最嚴重的部位是左小腿

被打上厚厚的石膏,與正常的右小腿形成巨大差...

同手不同腳 29.

29.

Part one


祖兒將三五盒水果牛奶放入購物籃

晃了一圈後回頭將東西全放回原位

接著走到麵包區拿起三條土司放入購物籃

她走向收銀台,中途迴轉到麵包區將土司放回架上

全程魂不守舍,失去這個年紀該有的活力與朝氣


祖兒最後空手走出賣場,一個人在街上遊蕩

白衣裙飄飄的飛揚,輕得像是沒有重量

她毫無目的的走著走著,不去管路上的車水馬龍


叭叭叭-

一輛貨車朝她急駛而來

女孩驚詫的回過神,車燈刺激了她幽暗的瞳孔

還是遲了一步


………………………………………………………………


權志龍在工作室裡翻箱倒櫃...

1/8

© 大香蕉 | Powered by LOFTER